<form id="vcxtg2"></form>

<address id="vcxtg2"><listing id="vcxtg2"><meter id="vcxtg2"></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vcxtg2"></em>

        <form id="vcxtg2"></form>

          
          

              你的位置: 首頁 > 紅色印記 > 峥嵘歲月
              时锡俊:追寻红色记忆 难忘“鲁南战役”峥嵘歲月

              2020-05-21 15:02:30 濰坊老幹部工作网

              在諸城市枳溝鎮後寨社區的南老村,有一位年近百歲的老人時錫俊雖然耳朵有點聾,但精神矍铄,即便坐在沙發上,也是兩腿並攏,雙手搭膝,目視前方,洋溢著軍人那種一往無前的精氣神。提起時錫俊老人,村裏人都豎大拇指,別看他一直居住在農村,他還是一位老革命、一位離休幹部呢,很早就跟著共産黨爲了人民解放不畏生死、保家衛國了。

              時錫俊,男,1927年11月出生,1944年僅17歲的他就懷著滿腔報國情懷加入了解放戰爭隊伍中,194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産黨,任華東野戰軍26師197團2連5班班長。

              當詢問到當時是怎麽入的黨?

              時錫俊說當時正好趕上魯南戰役,國民黨26師占據山東,中國人民解放軍山東野戰軍和華中野戰軍組成的華東部隊正在攻打國民黨26師,因爲戰鬥勇敢,所以火線入黨。當時國民黨機械化部隊戰備精良,坦克、飛機、大炮等等,我們共産黨只有步槍,戰鬥非常激烈,人員傷亡巨大,戰後清點戰場,平均一個人打八個人,到處都是屍體連喝水都是一股血腥味,看什麽都感覺是屍體,這是時錫俊入伍以來第一次打這麽大的仗。行軍攻打沂縣的時候,正好下起了大雪,我們的連長是張德勝,是牆夼人,身上七處槍傷,戰鬥很勇猛。我們197團2連張德勝英雄連,我是五班班長,因爲戰鬥勇敢,所以火線入黨,當時排長是介紹人,五月入黨,七月轉正。

              當詢問到在戰場上有何感受?

              時錫俊老人說:一上戰場就什麽都不怕了。戰爭是殘酷的,流血犧牲是常有的事,戰爭也是艱苦的,戰場上沒有屋住,只能在荒郊野外臥著睡、或戰壕裏、或防空洞裏橫七豎八地躺著、或樹墩上打一個盹。吃,每天只有一餐大米,其余是吃高粱、面粉。敵人來了,沒吃飽,也要操起槍杆子去打仗。魯南戰役曆時18天,殲滅國民黨兩個整編師、一個快速縱隊,共53000余人,繳獲坦克24輛,榴彈炮48門,汽車480輛,各種小炮400余門,繳獲重機槍若幹。

              時錫俊說當時就覺得共産黨隊伍是年輕的隊伍,我要進步,我想殺敵人,我想保衛山東,山東是我們的老家,是我們的根據地。當時我所在隊伍的根據地是臨沂。我們每次打完仗都回根據地休整,我們打青島,黃山、黃島、日照,還是回我們的根據地休整。

              打完魯南戰役後,時錫俊老人所在的隊伍又去攻打萊蕪,主要的城市是泰安,當時是國民黨占據著,打完泰安之後打的孟良崮戰役,山東解放了。

              華東部隊13個縱隊,我是第三縱隊,全部往西南去,我們路上沒有飯吃就去村裏打借條,借老百姓的糧食吃,一邊吃一邊攻打敵人,打了45天,腳跟鞋子都粘在一起,都不能休息,只能走,因爲走著磨得就沒感覺了。

              攻打許昌的時候,正好過年,下著雪,我們都沒有鞋子穿,光著腳,我們就怕站崗,站崗在那不能動,特別冷。我們的根據地在山東,許昌是敵占區,當時補給還沒送達,我們進也不了村,村裏地主都有槍,我們進村,他們會打我們,我們到了晚上只能把破被子拆了蓋在身上。到了第二年春天,才從河北把衣服和鞋運送到我們手中。那45天我們日夜行軍,一點都不敢停,走著走著都會睡著,受傷了也不敢停,停下就會被國民黨給殺掉。最後我們把國民黨打到了河南,打到了許昌、開封、南陽、鄭州、商丘...最後我們都打下來了。山東打的差不多了,河南解放了,最後從河南攻打濟南。我們從徐州一路向北,從泰山東邊和西邊兩路攻打濟南,我打的濟南西邊。

              當時最苦的就是當兵打仗的,當時我攻打徐縣,正好是割完麥子,當時部隊吃不上白面,我們打完國民黨的倉庫,一下就有白面了,我們早晨就包水餃吃,我那時候是班長,太陽出來了,我說快點包,快點包,剛下水餃的時候,國民黨從西門進攻了,我就用水瓢盛了一瓢水餃,東西街就已經開始打了,我就靠了南街上吃,太燙了,當時是夏天,特別熱也特別燙,吃完我就去了北門,北門那裏有條河,我就趴了河提的石頭上打國民黨,當時國民黨已經占城了,我們就在河裏堵著,不敢露頭,一露頭就會被搶打著,身下被石頭烙著,我特別渴,當時吃完水餃沒喝水,趴在石頭上又被烙著,當時是夏天,我在那裏趴到了晚上才被換下來,那個感覺我一輩子不會忘。


              上一篇 : 北杏下乡记(节选一)——王尽美之孙王军

              下一篇 : 北杏下乡记(节选二)——王尽美之孙王军